• 微信公众号
  •  

请正确输入关键词!

您的位置 : 首页 > 协会工作 > 协会新闻

废旧轮胎循环利用:保持定力“尴尬”难题不尴尬

时间: 2019-09-23 作者: 本站
【字体:
打印

“你是什么垃圾?”过去垃圾分类难以全面推广,今天,这句调侃的话见证了人们的新变化。绿色生活方式正在影响和改变我们。

或许有一天,“你是什么轮胎?”也会热起来,选择绿色制造、可循环利用的轮胎制品也会改变我们现在用车的方式。

垃圾、废旧轮胎,这些被放错位置的资源,他们的资源价值和经济价值正在不断被认知和开发。废旧轮胎别号“黑色污染”,其“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或许更为艰难,因为,废旧轮胎的处理技术一直是世界性难题。

“十三五”期间,经济下行压力逐渐释放,废旧轮胎循环利用行业虽然是绿色产业,但也面临尴尬的发展难题。如何保持战略定力,坚定不移走绿色发展道路,政府部门、企业、行业任重道远。

绿色“洗牌”初见成效

我国是世界轮胎生产和消费的第一大国,也是废旧轮胎产生大国。目前我国橡胶消耗量约占世界橡胶消耗总量的30%,连续多年居世界首位,其中80%以上的天然橡胶和30%以上的合成橡胶依赖进口。据统计,2015年我国废旧轮胎产生量约3亿条,重量约1000万吨以上。

提高废旧轮胎的综合利用水平是发展橡胶工业循环经济的必然选择。

中国轮胎循环利用协会会长、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朱军是《中国轮胎循环利用行业“十三五”发展规划》主笔,他告诉记者,虽然轮胎循环利用已成为资源节约型的朝阳行业,但受历史和现实条件的制约,目前,这个行业存在的一些核心问题尚未找到更好的解决路径。

朱军提到了生产经营方式粗放、市场监管力度薄弱、废轮胎回收体系尚未建立、环保以及关键技术攻关慢等问题。对于环保,朱军尤为关注。

“有些传统的生产工艺、技术对环境有二次污染,也存在生产设备高耗能的问题。在《废旧轮胎综合利用指导意见》《废轮胎综合利用行业准入条件》等相关政策指导下,一些企业在环保和能耗方面进行了治理和改进,但业内新型装备的应用比例不算高。”朱军说。

全行业的所有专业门类都要面对“长牙齿”的环保国策的“拷”量。

9月16日,河南焦作市政协委员、河南新艾卡橡胶工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易泽文对记者说:“我公司与环保局的直线距离只有100多米。去年,我接待了省、市有关部门大约129次的环保检查。如果环保不过关,我早就被‘关’了。”

易泽文的这种情况其实在业内很普遍。有关部门频繁检查、督查行业的环保安全已是常态。对于环保,企业无法“脱敏”。

中国轮胎循环利用协会的业务分为轮胎翻新、橡胶粉、再生橡胶、废轮胎热裂解等四个专业,在前面三个专业中,环保安全问题都占据了行业最关心问题的前列。

在环保压力之下,对于稍有规模、环保绩效差的企业,如同头顶上悬着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都有可能落下来。而对于落后的小作坊、有侥幸心理的小企业,则难逃被政策淘汰出局的命运。

中国轮胎循环利用协会的2018年再生橡胶行业生产情况调查统计报告显示,一些环保不达标的小微企业被关停,仅河北唐山地区就关停了90%的再生胶企业,唐山窝泸沽镇的全部关闭。

“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环保、安全督查越来越严,倒逼全行业全面绿色‘洗牌’,这也是件好事。协会的调查显示,目前,相当一部分的企业正在积极升级改造,加大了环保设备以及科研方面的投入。”朱军说。

跳出圈子

寻找新的效益增长点

如果某项行业内的环保科研关键性技术取得突破,可能会颠覆今天的技术,从而带来行业新变革、新成效。然而,科技创新往往并非一日、一时之功就可以实现。这里不仅有投资有去无回的风险,同时还需要“熬”时间。

顺应大势变化,挺过困难期,是当下企业发展的第一要务。

在9月16日中国轮胎循环利用协会主办的“首届轮胎(橡胶)循环利用国际合作会议”上,国家发展循环经济部际联席会议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同济大学教授杜欢政指出了一条商业模式创新的道路。他说,行业要跳出单一制造、加工的生产模式,从单一的生产商转型为提供综合解决方案的城市环境服务商。传统的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融合,寻求新的效益增长点。

确实,已有业内企业在观念、商业模式、商业领域等方面寻求创新出路。

第十三届郑州市政协委员、郑州万通汽车轮胎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秀丽的演讲回应了杜欢政的建议。她分享了“新胎+服务+翻新”的轮胎解决方案,强调说:“我们在增强企业的自身实力的同时突出服务的核心项目。也就是无服务,不翻新!”

南京绿金人橡塑高科有限公司董事长任冬云正在跳出老的商业应用圈子。他说:“例如,我们的再生橡胶产品正在做农业节水灌溉试验,准备替代传统水泥渠。我们要跳出圈子,创造新的市场需求。”

会下,一位企业家还告诉记者,其实,业内有企业在走“一带一路”,去东南亚投资。“外部环境无法改变,我们要自救。”

面对行业的尴尬发展难题,朱军表示,行业要服从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的大局。行业需要处理好几个方面关系:生态环境保护与再生资源获取的关系、环境保护与节能减排的关系、环境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关系、未来发展与现实存在的关系。“绿色发展,要从革自己的命开始。”

智能化曙光初现

在行业的寒风中,新希望的火苗其实也在燃烧,而且“火势”值得期待。

近年来,废旧轮胎循环利用中的“热裂解”号称可以把废旧轮胎“吃干榨净”,可将废旧轮胎分解成炭黑、脱硫油、钢丝、可燃气等可再利用物质;并且,通过智能化设计生产工艺,可以达到环保的要求。

生态环境需要这样的技术。现在行业内对全钢胎、天然胶的废旧卡客车轮胎,大多采取翻新、生产再生胶或者胶粉的办法进行处理;而半钢胎、合成胶的废旧乘用车轮胎,则大量流入“土法炼油”作坊,对生态环境破坏的后果可想而知。

然而,究竟能“吃干榨净”到什么程度,是否是适用的行业技术?一直都有争议。

科技部给出了一个回复。2018年,科技部将“废乘用车轮胎高效裂解与副产物综合利用技术”列入年度“固废资源化”重点专项。同年7月,双星集团联合东南大学、北京工业大学、中国石油大学、青岛科技大学等9家高校联合中标该项课题。

2019年3月,课题组宣布攻克了17大关键性技术难题,开发出填补全球空白的废旧轮胎热裂解和炭黑再生技术及智能化装备,同期,在河南省汝南县建成了全球首个废旧轮胎绿色生态循环利用智能工厂,实现了废旧轮胎处理的“零污染、零残留、零排放、全利用”。

在首届轮胎(橡胶)循环利用国际合作会议上,一位官员坦言,新型环保的热裂解技术是未来的一个重点方向。

“十四五”规划在即,轮胎综合利用是工业绿色发展规划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未来,技术密集、智能化生产和管理将是一个新的市场方向,一个“十四五”废旧轮胎循环利用行业“改头换面”的新起点。

朱军表示,未来行业发展的总基调是,以生态环境保护为根基,以实现循环发展为驱动力,以节能减排为路径,以获取再生资源为目标,积极探索适合我国国情、对世界轮胎循环利用发展提供可借鉴、对人类生态环境有贡献的中国方案。

文章转自:人民政协报

友情链接: